西安猫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成人高考

成人高考

《倘若年华未老》一个高考后的爱情故事

西安猫网2021-08-09 10:38:17成人高考36来源:热门行业资讯网

  本人87后,这些文字从高中就开始写了,期间断断续续,一直放在电脑里没发网上。如今里边的人各安天命,前些天刚好翻到,整理了下,现在陆续贴出来,算是对曾经的年少有个交代吧。纯记叙文,80%都是真人真事。

  楔子

  生活对于大部分人来说,是一场没有结局的舞台剧,剧中的人物既是演员又是观众,光怪陆离,嘈杂不止,开幕闭幕间演绎世间百态。而生活对我来说,也是一台没有结局的舞台剧,只不过我成了一尊只有眼睛能动的雕塑,静静的看着人来人往,既融入不到里边,也退不到外面。

  ——记在高考揭榜时

  之一章 独闯女生宿舍

  日记翻了几页,没有日期,我写日记不加日期的毛病不知道多久了。其实那也不算是日记,随笔、感想或者就是一两句话。这页字记不清是什么时候写的了,应该是三年前吧,犹记得那时我以低于中考录取线一分的成绩进入福南县之一高级中学,后来高中一年级下半年又转入东华县之一高级中学,说不清是应该庆幸还是懊恼,庆幸的是我结识了一些人,懊恼的是我错过了一些事。

  我把那一小箱子的杂乱“日记”翻出来,有整本的也有一张张散着的,我把他们理顺了整齐的码在一起,放在另一个比较新的箱子里.抱着他们就像抱着我三年高中生活的全部,里面有梦想有堕落,有欢笑有沮丧,有爱意也有仇情,我想以后我再也回不到这个时候了,再也没机会回到到这个地方了。但是若干年后我还是回到了这个地方,算是了却了一桩心事。

  "张帆,你帮我搬点东西呗!"

  隔壁我的梦大 *** 在窗户伸出脑袋喊我,我嘴里应着,"马上!"

  梦大 *** 是我的女朋友,她的宿舍就在我宿舍的隔壁。而且我的床挨着墙,她的床也挨着墙;这样我们就像是在同床睡觉,呵呵,这样的感觉很爽,因为自从她答应做我女朋友那天起,我们就仅限于拉拉手,至多就是抱抱。但是墙壁隔音不好,这样就搞的我一点秘密也藏不住,如果哪天晚上我们兄弟讨论我们班上的某个女生,第二天就会被她追问:你有没有发表评论啊?流没流口水啊?我哭丧着脸说:大姐你就是我的女神,我的心肝,我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胡思乱想啊!她满意的哼哼一声,叮嘱我更好老实点,说完用手比划了一个抹脖子动作。她在那边什么也能听见。有一段时间我常常想问她,我们晚上讲的那些荤段子她听到没有,不过惮于她的拳头我一直没鼓起勇气。

  我踩着凳子准备把那一箱子笔记从上铺搬下来, 没想到踩偏了,箱子从手里滑到了地上,我刚整理好的日记散了一地,这时候陆梦又在催我“快点的啊,你的鸭子就快飞走了”鸭子是她的外号。最开始我是叫她“丫头”的,她听了后,一本正经的跟我说“鸭头?你是准备麻辣的吃还是五香的吃?我宁愿是鸭子,因为鸭子煮熟了你可以整个吃掉我,而且煮不熟以前还可以飞走,嘻嘻” 。当时我看她得意的笑着,心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落寞。

  "哼哼,你怎么见了你家陆梦就跟耗子见了猫一样啊?!"老幺欠儿欠儿的说到。老幺是我们宿舍中年龄最小的成员,一脸的青春痘,我们总是说他是20岁的儿童,宿舍中一旦出现任何事情,无论与他有没有关系,最后总能把他牵扯上,成为众矢之的。我对着箱子里掉出来的一张相片发呆。老幺走过来拣起那张相片,“我靠,四哥你真牛逼啊,连她的相片也有啊,你和她还有一腿吗?”老幺一喊,其他人也过来了,老大看了半天, *** 这不是尹青么!你怎么有她的相片啊,她早退学了啊!啧啧,长的 *** 正!"

  “张帆!”又是一声大吼。这就说明她已经怒了。有时我真的很佩服陆梦的这种控制温柔与力量的能力,可惜她总是在对我发火的时候才露一手,我潜心研习许久依然不会,她说这是女人的天赋。

  我把相片放进口袋,胡乱的收拾了一下。直奔我梦大姐的宿舍。不管怎么说,她现在是我的女神,我得先把她平息了。

  我一路飞奔到她的宿舍,她倚在门口幽幽的说“张帆你个没良心的,要分家了你就不听我话了是不?鸭子不煮了是不是?”她双手抱在胸前,小嘴撅着,眸中含泪,似乎马上就要崩溃。我看着眼前这个怅怨的小丫头,用手摸了摸她的长发,“好啦好啦,我的小丫头,你的顶天立地的小跟班永远不会把鸭子放走的”

  小跟班是她对我御用称谓,可是她明明小我6个月。

  陆梦忽闪着睫毛听着我把话说完,然后依旧是那副黯然失色的表情,看着我不说话。我看着全校的人匆匆忙忙的来往着,脸上或笑靥或失落又或是平静如水,他们用忙碌掩饰内心的焦灼不安。是啊,马上就要结束了,都说高考是人生的分水岭,现在我们来到了岭前。岭后是什么,谁都迫切的想知道。

  “我问你,是不是要分家了你就不听话了?”陆梦轻声的问我。

  她总是喜欢把高考的完成当作是我俩的分家。我和她到今天在一起整整两年,这两年间我们就是撕心裂肺的吵架,然后涕泪横流的和好;我用各式各样的纸,书写我们的爱情和青春,她用细语呢喃诉说着我们的地老天荒。我想只有送给彼此的那些的信笺,还有这两年的记忆,可以分吧;她把信笺还我,我们把记忆中的彼此抹去。除了这些,我们到底有什么家可以分?

  “怎么会呢,我张帆以我脑袋担保,生亦为梦君,死亦为梦夫,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只见我的小陆梦”

  陆梦扑哧一声笑了,笑的像朵花儿,“你死亦为狗熊”

  “真TM好看。”我无比欣赏的看着我的花儿。

  陆梦脸上浮现出了一抹怒发冲冠的红晕,“你大爷!赶紧把这个包拿到楼下去。”梦大姐指着她铺上的,我去!我实在找不出合适的词形容那个包的大了,那是一个无比魁梧无比高大无比粗壮的包!我怀疑是不是世界上就这一个绝版的大包被她买到了,她还让我“拿”下去!我今天可能要就义了。我把那包从她铺上扶到地版上,注意我说的是‘扶’,不是‘搬’,因为它太牛了,我得找个比较帅的姿势搬它。好家伙,它搁在地板上和我差不多高,我拦腰抱起它,我却找不着抱大姑娘的感觉。 *** ,现在还想些乱七八糟的。我憋的脸通红,我问陆梦可不可以咱俩搬啊,她秀眉一挑,用眼睛剜了我一下,“怎么?搬不动?我找别人去,还让我跟你一块搬?!你丢不丢人啊?人家周强老早就说了有什么要往家搬的找他去,人家可比你强多了,就那块头顶你俩!”我只好硬着头皮,喘着粗气往楼下走。

  周强是我以前的情敌,据说在我还没来这所学校的时候他就对陆梦觊觎很久了,校篮球队的主力,生的人高马大的,据说那双单凤眼迷倒了无数女生。我来了后倒没看出他那双眼有什么特别的。倒是陆梦和我在一起以后说起他那双眼,概括起来就四个字:眼大没神。小麦肤色,肌肉发达,绝对没我帅,我心里这样想。不知这些女生定义帅的标准是什么,反正只要有他的比赛操场上肯定有不少无原则的女生拉拉队。我来了之后,发奋要追到陆梦,谁知那丫挺的也明目张胆的追。他和我除了体能占优,其他的一概不行,根本不是一层级的。后来陆梦回忆起那段蹩脚的三角恋情,最不能使她忘怀的就是有一次那败类把陆梦堵在门口,非要陆梦在我和他之间作出选择。简直蠢到家了,这么事怎么能这么问,所有人都哈哈大笑,把陆梦弄了个大红脸。

  其实这招太烂了,我没那个脸可以丢!我在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把陆梦约出来,在我们巡视了两遍操场后,在一个无人的角落里,我一把抓住陆梦,并把她挤到墙边,然后用很男人很磁性的嗓音温柔的告诉她:我爱你。陆梦惊慌失措的睁大眼睛,她柔软挺拔的胸脯一起一伏的,教我也呼吸急促起来,说实在的我也紧张的不行,我喘着气问她:你,爱我么?陆梦眼里流露出惊恐和不安,呼出的暖暖的气息扑在我脸上,让我快要窒息。她红着脸的奋力挣开我的束缚,急急的跑开了,边跑边骂:张帆你个王八蛋,你个王八蛋、、、。我笑的像朵花。后来又故技重施了几次,陆梦就勉强同意了,虽然很是不情愿。

  其实那天我也担心,如果陆梦狠狠的抬一下腿恐怕就废了我了,不过我一直没告诉她这个想法,也许她根本不知道这些。单纯的被我俘虏。

  呼呼,扯太远了,我怀里还抱着个巨大的包了!

  我抱着那个包继续受罪,这时候楼梯下边传来一阵吵嚷,原来是女生宿舍看门的大妈听说有男生进来了,上来抓人了。

  听得我很气愤,都什么年代了还这样,再说了马上就要走人了你较什么真啊?!倒是陆梦很害怕,她就是这样都受了她三年的气了还要给她留下个好印象。

  其实我因为早受过那老太婆的气,我进来的时候故意在她门前猫着腰进来的,料想她不会看见,谁知我上到二楼,正好看见个女生撩开衣服散热,6月的天气刚好加剧人们的躁动,我瞥见了她白色的胸衣。那女生惊的哇哇大叫,我装作没看见,面无表情的继续向楼上走去,后面就传来那女生呼天抢地的叫声。你说你,你不说我不说,没人知道,你这样一闹全知道了。其实我也不是故意看啊,就是巧合。我想是她的叫声引来了那个正值更年期的老阿姨。

  我告诉陆梦没事,不用怕。

  那阿姨婆堵在我面前,满脸狐疑,直勾的盯着我“你一个男生来女生宿舍干什么?”我喘着粗气说道“大姨,今天是收拾东西回家的日子,她搬不动,我帮她搬搬不行么?”“不行!女生宿舍不能进男生,她来的时候能搬上来走的时候就能搬下去!你不就是为了进来看看么?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什么,年纪轻轻就不学好”那老阿姨说的阴阳怪气的,亏我还叫她大姨,什么玩意啊。“今天不是特殊么,必须一天全部搬完,大白天我进来能看什么啊?”我强忍着怒火,希望能尽快了事。“大姨,他搬完这一趟就不上来了,你别生气了好么?”陆梦在一旁又急又羞的说,“我不生气行么,男生进女生宿舍这还了得,出了事谁负责啊?还有没有廉耻之心?”老阿姨依旧盛气凌人不依不饶,当时我真想抽她个大嘴巴子,大白天出什么事啊,我倒是想出了。“你赶紧放下,马上从女生宿舍出去!”老阿姨露着她的两颗大门牙大声嚷嚷着,看那样子我要不立即出去,她就咬我。我这就听不下去了,把包重重的按在地板上,那老太婆就在我面前,这包正好砸在她脚上。这包里放着陆梦全部的家当,高一到高三所有的课本和试卷资料,被褥衣服鞋子还有我送她狗狗,那是她生日的时候我送她的。她很喜欢说天天晚上抱着她睡觉,亲切叫它小狗狗,我问她:“结婚后还抱它?” “是呀”随后发觉说漏了嘴,锤了我一拳,“你个败类”,她只背了个双肩包,装着她贴身的衣物。我真佩服她的组合能力,一个包居然能装下那么多东西。

  这一下砸的老阿姨嗷嗷乱叫,抱着脚丫子蹦了三尺多高,这么老了还能有这么强的爆发力真是苦了她了,陆梦也‘啊’的喊出来。趁着大妈不注意,我抱起包包拉着陆梦飞奔出了女生宿舍,出了学校大门后才长长的舒了口气,陆梦气喘吁吁的说“吓死我了啊,以后再也不敢回那里了,老女人。”我说没事没事,以后你想回来也回不来了。我截了辆车,叮嘱司机把她送到家。

  那天距高考还有3天,学校组织学生们统一放假,高三的学生把东西一天之内全部搬离学校。校园里,满眼都是匆匆准备回家的人,曾经熟悉的面容现在看起来有点陌生。我不禁一阵悲伤涌上来,才一转眼我们就要离别,又不知赶往哪里。我楞在那里慨叹回忆这三年的时光。

  老六飞一样的跑到我面前,拉着我就跑,“找你半天了,老大要打人!”老六跑的飞快,我都有点跟不上他,我想不明白他那么矮的个头怎么会跑这么块,我上气不接下气的问他:“怎么了,你说清楚了,老大要打谁?都要毕业了找什么麻烦啊?”“哎呀,先回宿舍,现在可能打起来了。”老六头也不回的说。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36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