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猫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成人高考

成人高考

树上的猴子更高贵? 从高考满分作文看文化传统的断层(转载)

西安猫网2021-08-06 12:32:28成人高考71来源:热门行业资讯网

树上的猴子更高贵? 从高考满分作文看文化传统的断层(转载) 成人高考

  8月13日,浙江语文评卷组作文组组长陈建新被停止参加国家教育考试工作,而被其泄露的浙江高考满分作文《生活在树上》再度成为公众瞩目的焦点。

  “现代社会以海德格尔的一句“一切实践传统都已经瓦解完了”为嚆矢。滥觞于家庭与社会传统的期望正失去它们的借鉴意义。但面对看似无垠的未来天空,我想循卡尔维诺“树上的男爵”的生活好过过早地振翮。”——《生活在树上》

  短短的千字作文,满分作文考生引用了“海德格尔(实为卡西尔)、卡尔维诺、麦金太尔、韦伯、尼采”等诸多名人为之站台。我们不知道一个十几岁的、涉世未深的少年学子是否对这些西方哲学家、文学家的思想有足够的了解与认识。

  卡尔维诺笔下的柯莫希,以生活在树上、隔绝人类社会、重归自然的方式来建构其“自然主义”的价值理念与生活方式。然而这种乌托邦式以否定人类社会来超越人类社会的合理基础事实上并不存在。

  中国社会文化以“天人同构,家国一体”为基础,无论是山水田园,还是都城市镇,都比卡尔维诺的树上生活更有现实基础。当下李子柒们正在实践的传统文化生活,也表明中国传统社会的生活方式有良好的现代适配性与可塑性。

  可惜,在这位作文满分考生十几年的读书生涯中,无论是老师,还是家庭,都没有人教他传承中国文化。在既不懂传统文化,也不懂西方文化的情况下,他被有意无意的引导着实践一场看起来浪漫唯美,实则残酷至极的社会实验。

  当卡西尔说“一切实践传统都已经瓦解完了”的时候,他口中的传统,是几百年黑暗中世纪的传统。当传统瓦解之后,“诗意的栖居”才是海德格尔的答案,这一答案,来自庄子与东方文化。

  当尼采说“上帝死了”的时候,死去的是虚妄的宗教与虚构的天国。在此之后,西方才开始审视自我与面对现实。

  为进一步蜕去宗教的野蛮尾巴,对社会进行文明建构,韦伯汲取的是中国诸子的思想。

  麦金太尔对生活意义的正确认识,正是其抛弃传统西方臃肿空洞的道德神学,而从社会家国为基础构建的客观认知。麦金太尔的时代,自文艺复制之后,“修其治平”的儒家文化,在西方已传播了600年。

  生活在树上的柯希莫为强盗送书,兴修水利,又维系自己的爱情。他的生活观念是厚实的,也是实践的。倘若我们在对过往借韦伯之言“祓魅”后,又对不断膨胀的自我进行“赋魅”,那么在丢失外界预期的同时,未尝也不是丢了自我。——《生活在树上》

  如果说“为强盗送书,兴修水利,又维系自己的爱情”的柯西莫的生活观念就是厚实的话。那么,冲破黑暗、走遍茫茫大地,“一日而遇七十毒”、“过家门而不入,腓无胈,胫无毛”的中国先哲们又算什么?柯西莫的所谓“厚实”,不过是臆想的有限社会介入罢了。

  温铁军教授在批评洋奴知识分子说“马克思关于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和社会主义社会发展五阶段,是以欧洲的发展经验来划分的,并不适用于中国。中国并不存在所谓的奴隶社会,你贴什么贴?“

  同样的,在词与物未曾分离、人与自然不曾割裂、人与社会不曾分离,天人一体、家国同构的中国文化语境中,建构一个西式的幻境,在真实的世界之中,又归置何处呢?

  无意批评考生炫技似的张扬其知识储备与表达能力,在笔者看来,这只是疥癣之疾,而真正的问题在于字里行间透露出的深入骨髓的希腊病。

  在经历过民族觉醒与民族解放之后,死灰复燃的后殖民时代的西方文化泛滥才是真正的问题所在。

  它的文字的老到和晦涩同在,思维的深刻与稳当俱备。看之一遍,感觉不像是一个高三学生写的考场作文,然而,细读后你会发现,它的每一句话都围绕着个人的人生理想和家庭社会的期待之间的落差和错位论说,文章从头到尾逻辑严谨,说理到位,没有多余的废话,所有的引证也并非为了充门面或填充字数,而本届高考,用这样的方式引证各种名人名言的作文太多了。——陈建新

  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成为被西方观念与“现代性”标签塑造的希腊精神病晚期患者。而陈建新等为师者又以高考满分的方式对这种有志于西学的学子予以毫无保留的,导向式的鼓励。

  症状出现的时候,问题已经很严重了。当问题不作为问题而作为特色去鼓励的时候,我们更应该担心这个民族的未来。

  阅卷老师陈建新口中考生的“老道与晦涩,深刻与稳当”是危险而脱离现实的。

  师者,首在传道,而载道之体,在于民族文化。当然,传统要现代化,但现代化不等同于国际化,更不能以“冠以现代性”的西方观念来替代传统。更不能把高考这样关乎国家未来的教育选择标准,以把彰显域外文化色彩视为导向。

  客观的说,作文满分的考生,在写作技巧上,或者学识上,作为一名自我塑造的勤奋少年,都达到了较高的水准。但字里行间透露出来的观点,显示其已成为在殖民文化中沉沦日深而不自知的精神可怜虫。

  而被加载了西式理念的知识分子,只会在背弃国家民族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当我们回顾历史的时候,我们发现,当初践行自以为正确理念的海子、三毛和顾城们,已经为他们的理念付出了生命。

  用在树上的生活方式体现个体的超越性,保持婞直却又不拘泥于所谓“遗世独立”的单向度形象。这便是卡尔维诺为我们提供的理想期望范式。生活在树上——始终热爱大地——升上天空。——《生活在树上》

  人类并不需要蜕化为猴子再进化成人来验证达尔文的进化论。

  卡尔维诺提供的理想期望范式事实上是脱离大地的,并不能让人升上天空,而卡尔维诺笔下的柯莫希,以及那些迷信西方文化的精英,正是一只只西装革履,而自以为高人一等的猴子。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71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